中喜酒业:花看半开,酒饮微醺
2021年04月02日0992
为什么人喜欢微醺的感觉? 世上的东西,不只男女之情,都是暧昧时才有另一种美。 将醉未醉之际,好比灯前看花,舟中看霞,月下看美人。 一种说不清的、看不明的,可感觉很好的滋味。 话说三分好,酒饮六分醉,饭吃七分饱,爱才八分够。 用力过猛往往盈极而亏。留白的技艺也是中国古典的智慧。   记得小时候,看父亲喝酒非常不理解。
觉得酒难喝,连闻着都呛。
不止一次的问父亲:那么难喝为什么还要喝啊?
每次父亲都只笑笑不说话。
  part one   成人 成人以后更明白, 微醺,就是一种隐约而朦胧的清欢。 会想通很多很多事,
会记起很多很多人。
饮酒莫教成酩酊,看花慎勿至离披。花看半开,酒饮微醺,若即若离,似远还近。  ---《菜根谭》   如意大利朱丽叶干白 新鲜水蜜桃与柑橘香芬芳撩人 活泼的酸度与悠长的余味,香气与口感的交织融合,如梦似幻。
而法国沙蓓黑比诺,仿佛已经够平衡,单宁不轻不重,酸度不高不低,努力迎合大部份人挑剔的味蕾。但当杯中静置一会香气一触即发,活泼的酸樱桃喷薄在口腔。仿佛隐藏的小心思,不小心被露了出来,却又无力阻挡。   part two     醉态 我有个朋友喝了酒 话有点多。
他说微醺就是说相声,
醉了就是说胡话。
人生当如经典赤霞珠  
轻嗅时花香绽放,细品时果香浓郁,静置时的淡淡植物气息,晃杯后黑皮果肉的成熟风情,跳跃转折,在任何场合都能肆意却把控自己。   part three   分寸之间 才敢主动和你说说话, 风华正闹,爱憎分明。 微醺的时候,总错觉自己最美, 可以说出一些平常不敢说的话,又不会因为酩酊大醉而失去理智。
专有的草莓、柿子椒及黑莓的香味,舒展出入口的柔美甜蜜。 柔顺和回味的一点点甘甜,让你从丝滑的“温柔乡”里迷失又回归,摇摆不定。  
一支调性的酒,可以表现得温柔。因为淡淡的香草气息以及绵长的余味,仿佛被给予了灵魂的骨架,禁锢的心得以自由。